neeo6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我的師門有點強笔趣-386. 你別過來!-yekd0

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我的师门有点强
“罗睺?”
黄梓的声音,从传音符内传来:“那计都呢?”
“东方玉说十五仙里没有计都。”
苏安然回答道。
“按照东方玉的说法,窥仙盟是一个结构非常严谨的组织。盟主是金帝,副盟主是月仙和武神,另外还有夫子和判官两人。这五人被统称为五上仙,分别代表着金、水、火、木、土的五行之灵。而除了金帝统御全局外,包括月仙和武神在内的其他人,大致上都可以划分为文武两派。……其中文派以月仙为主,副派主是判官。武派则是以武神为主,副派主是夫子。”
“那你有问到其他十人的情况吗?”
“东方玉的代称是笑鬼,属于文派,所以他如今掌握到的两个人也都是文派的,分别是星君和玉女。”苏安然再度回答道,“除此之外,文派另外两人分别是圣母和仙翁。”
“罗睺是武斗派的?”
“是。”苏安然点头,“除了罗睺,另外四人则是斗佛、金童、庄主和天王。……不过听东方玉的说法,斗佛和夫子的关系相当不好,因为武派副派主之位,据说原本是斗佛的,只是夫子出现后才抢走了斗佛的副派主之位。”
“不知道这些人的身份,就算知道他们这些龌龊也毫无意义。”黄梓的声音显得有些低沉,“你暂时先别回来了。你再去找东方玉打听一下,关于他们这些人是如何加入窥仙盟……”
“你以为我傻么?早就打听了好吧。”
苏安然没好气的说道:“东方玉表示其他人不知道,但他是通过接触了一颗在陵墓遗迹里挖掘出来的珍珠,从而进入了一个神秘空间。……按照他的说法,那个空间里有上百个不同造型和形象的面具,然后他是通过直觉挑选了其中一个后,便进入到了金帝开辟出来的特殊空间,也因此得知了他在窥仙盟里的代称。”
“这么说来,包括金帝也不知道面具底下其他人的具体身份了?”
“不,我怀疑金帝应该是知道的。”苏安然想了想,然后才开口说道,“不过那个特殊空间倒是有点奇特。按照东方玉的说法,在进入这个空间挑选了面具之后,便会自然而然的获得一些关于天庭的传承知识,但都非常的零碎,只有继承了金帝面具的人才能够知道全部。……而根据东方玉的这种说法,我怀疑这个金帝很有可能是跟我们差不多的人。”
“跟我们差不多的人?”苏安然能够听到,黄梓的声音充满了疑惑,显然他在传音符的另一边应该是皱起了眉头,“你的意思是……这个金帝也是穿越党?”
“十有八九。”苏安然点了点头,“这个套路,非常像幕后流的标准开局。”
“幕后流又是啥玩意?”
“哦,对,你是12年穿越过来的老古董,不知道幕后也很正常。”苏安然恍然大悟,“根据我的鉴别方式,你应该是属于最标准的系统穿越流,而我是废柴穿越流。五师姐应该是高武穿越流,六师姐则是元祖穿越流……”
“这特么都是些什么玩意?”黄梓更加懵逼了,“我总觉得你是在忽悠我。”
“哎呀,穿越小说的分支流派啦。……在我那个年代,穿越流已经是一个大流派了,下面详细的分出了很多的分支流派。五师姐从低武世界穿到高武世界,就是最标准的高武穿越流;六师姐是从科技世界穿越过来的,这是最早也是最典型的常见穿越套路,所以我才说是元祖穿越流。”
“所以我穿越过来带了个系统,就是系统穿越流。你穿越过来像个白痴,就是废柴穿越流?”
“我怎么总觉得你是在骂我?”
“我没有。”黄梓一脸正气凛然——尽管苏安然看不到,但他的声音还是得好好的“表现”一下,“说说这个幕后流是什么鬼玩意吧。”
“我怀疑,有人穿越过来的时间比你还早,然后跟我们这种肉身穿不太一样,应该是魂穿之类。所以继承了第二纪元那个什么天庭之主还是天庭仙人的血统……知晓了关于第一纪元天庭的事情,之后就开始躲藏在暗处疯狂搞事了。”苏安然想了想,然后以一种比较简略的方式大致介绍了一下关于“魂穿幕后流”的流派情况,“只有这样,才能够解释得了为什么对方没办法控制窥仙盟的选人标准,只能以一种被动的方式吸收人才。”
“那换句话说……”黄梓再度传来,“若是我找到那种珍珠的话,我也可以混进窥仙盟?”
“这不太可能。”苏安然摇了摇头,“按照幕后流的常规设定来看,作为幕后黑手,也就是那个所谓的窥仙盟盟主金帝,他肯定是能够看到成员的真面目,这些面具应该是来防备其他窥仙盟的人。”
“若是如此的话,那为什么对方认不出东方玉?”
“因为层次差距太大了呗。”苏安然不以为意的说道,“像你这等站在玄界之巅的大人物,会在意连气运都争夺不到,只能当个东方世家吉祥物的子弟吗?……你最多也就是听说了东方玉的名字,知道他被九师姐抢走了机缘,但却根本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吧?”
“什么?”黄梓发出一声惊呼,“老九抢了东方玉的机缘?然后这家伙还愿意跟我们合作?不会是在坑我们吧?”
苏安然一脸无语。
这特么连大师姐都知道的事情,你作为太一谷的掌门,太一谷所有弟子的师父,居然不知道?!
幕后流这种玩意,只要不刻意去打听对方的情况,是很难通过一张面孔来辨认出对方的身份,除非对方是真的相当有名气。而东方玉无论怎么看,他的名气显然也就止步于东州而已,这还是因为他是东方世家的七杰之一。
对于整个玄界而言,没有进入天榜一定序列的排名,或者说没有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显然是不可能受到太高层次的大能者注意。所以除非那个什么金帝还拥有其他什么能够识别身份的系统辅助,否则的话对方多半不会知道东方玉的具体身份。
而对方是不是真的是幕后流的穿越者,也仅仅只是苏安然的猜测而已。
眼下并没有任何实际证据能够证明这一点。
但不管苏安然的猜测是不是真的,黄梓,他,乃至整个太一谷的所有人,都不可能伪装身份潜入到窥仙盟——苏安然在这一点上,还是坚持认为所谓的面具能够遮挡相貌这个功能,对金帝是绝对无效的。
……
黄梓结束了和苏安然的通讯,目光显得有些阴沉。
对于什么幕后流、穿越流之类的玩意,黄梓并不在意。
他真正在意的是自己能不能伪装混到窥仙盟里——早些年间,这也是黄梓一直的想法,没有什么手段能够比从内部瓦解更快捷了。但很可惜的是,苏安然的这个猜测,基本堵死了他的这条路。
想了想,黄梓又从身上拿出一个有些老旧,甚至看起来破破烂烂的传音符。
他轻点了一下传音符。
有真气波动的痕迹,瞬间荡漾开来。
片刻后,便传来了一阵沙沙的响声。
“亲爱哒。”
传音符的另一边,传来了青珏的声音。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黄梓甚至能够想象得到,那如同波浪线一般的尾音。
“开门。”
神武之三界封魔 弄蛇者
“开门?”青珏的声音有些疑惑,“开什么门?”
不过话语刚落,她却像是恍然大悟一般的发出一阵颤音:“啊,你终于肯嫁给我啦。”
“闭嘴。”黄梓有些烦躁的抓了抓头发,“我只是有些事需要亲自过去东州处理一下而已。”
“嘻。”青珏发出一阵笑声,“好好好,你说什么就什么。……都这么多年了,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害羞呢。当初说什么宁死不从,结果我稍微使了点手段……嘻,你的身体可比你诚实多了。”
“闭嘴!”黄梓的脸都黑了,“如果不是你用那种下三滥手段,我怎么会……哼,你要知道……”
“人的本能,跟我们妖的本能也没什么区别嘛。”青珏不以为意,直接打断了黄梓的话,“反正别跟我说什么强扭的瓜不甜,我才不在意那些呢,只要能解渴就行了。”
“赶紧给我开门!”
“好好好。”青珏笑嘻嘻的说道,“不仅一如既往的害羞,还一如既往的猴急呢。”
黄梓已经懒得理会对方了。
青珏没得到黄梓的回应,她似乎也不以为意,不过从传音符那边传来某种古怪的响动声,倒是证明她似乎是在忙碌着什么。
片刻之后,有微弱的光辉自传音符上散发而出。
然后几乎是一瞬间,整个室内便被这如同萤火虫一般的星辉所填满,整个房间都开始变得朦胧、虚幻起来。
黄梓叹了口气,然后又从身上摸出一枚戒指。
戒指看起来很朴素,似是某种草木所制,但却散发着一种奇怪的芳香,而且上面居然没有任何的磨损。
黄梓把戒指戴在食指上。
毫无反应。
然后他又不信邪的戴在了左手的中指、尾指、拇指,甚至就连右手的五根手指都一一试了,结果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最终,无奈可贺的黄梓只能把戒指戴到左手无名指上。
夜夜霸爱:傲娇男神深深宠
下一刻,满室的辉光仿佛受到了什么吸引一般,迅速的汇聚到黄梓的身上,然后融入到这枚戒指之中。
眨眼间的功夫,本是某种草木所制的戒指便自燃起来,并且迅速向金属转化。
一颗晶体剔透的璀璨宝石,在戒指上迅速生成。
顷刻间,某种似有似无的联系便贯通了这片天地的局限,连接到了黄梓和青珏两人的身上。
古老的吟唱声,突然在黄梓的耳边响起。
强烈而迅猛的真气,从他的体内迸发而出,然后疯狂的汇入到戒指之中。
而黄梓的身体,也在这一刻渐渐透明、虚化。
几乎是同一时刻。
青珏的面前,便也渐渐浮现出了一个黄梓的身影,而且伴随着身处于太一谷里黄梓的身体逐渐消散,青珏面前的黄梓也渐渐变得凝实。
但就当青珏面前的黄梓即将彻底转化完成的时候,某种强大的法则之力却是突然加固在了黄梓的身上,强行隔绝了他的力量传输,使得黄梓只能保持在一种半虚半实的状态。
“这是怎么回事?!”黄梓脸色一怒,瞪着青珏。
“嘻,当然是最后的仪式还没完成呀。”青珏蹲下身子,与黄梓平视而望,“夫君,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我忘了什么?”黄梓皱眉。
“当然是‘我爱你’呀。”青珏笑嘻嘻的说道,“结婚不就是应该这样吗?戴婚戒,说三字言呀。……这些可都是你当初告诉我的呢。”
“别闹!”黄梓咒骂了一声,“我现在有正经事!”
“这难道不是正经事吗?”青珏歪着头,一脸的疑惑,“结婚耶!我跟你求婚了好几千年,你现在终于戴上了婚戒,难道还有比这更重要的事吗?……唉,对哦,请帖都没来得及发,没有宾客来参与呢。”
黄梓气得青筋大冒:“请宾客,你就不怕你被妖盟给宰了!”
“呵,那条老龙就算和蜘蛛联手,最多也就和我持平。”青珏满不在乎的说道,“你是人族的天,我可是妖族的天呢。……哎呀,我们两个的结合,才是真正的天作之合呢。”
“别发疯了!”黄梓看着青珏一脸狂热的表情,心中就后悔万分。
他当初给青珏说这戴婚戒的故事,只是随口那么一说而已,没想到青珏真的打造了一对结婚对戒。本来黄梓是想把戒指扔了的,只是青珏不愧是妖盟最强的存在,她足足在戒指里封存了超过三百种术法功效,其中最实用的一点就是,当对戒正式启动之后,便具有传送法阵的效果。
只要在同一个位面世界里,那么无论距离远近,都可以以对方的婚戒作为锚点,直接传送到对方身边——黄梓发誓,当初他真的只是把传奇三的梗那么随口一说而已,完全没想到青珏的行动力会那么强。
“反正仪式是早就封存进去的,你不对我说那三个字,最后这一步就不可能彻底启动。”青珏耸了耸肩。
“你真的是每天都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黄梓觉得自己怒气槽已经满了。
“你不说那三个字,最后的仪式就无法完成,你就传送不过来。而且,你会永远处于这个状态,直到你对我说出那个三个字为止。”
“你……”
黄梓悔啊。
没想到自己终日打鸟,结果还是终被雁啄。
他早就该想到的。
当年敢对自己下药的这个疯女人,就没有什么事是她不敢做的。
“我爱你!”
强光耀眼。
黄梓感到自己的身体正被某种能量塞满,渐渐有了饱满的感觉。
但当他低头一看时,却发现自己的身体还是虚化的。
“这又是怎么回事?”
“嘻嘻。”青珏笑嘻嘻的说道,“夫君的最后一步做完了,那么自然也就轮到奴家的最后一步啦。”
“你……”
不给黄梓继续说话的机会,青珏伸手搂住黄梓的颈脖,然后迎头就亲了上去。
香舌探入,堵住了黄梓满腹的牢骚。
更加强烈的充实感,开始在黄梓的体内填充着。
这一刻,黄梓终于从虚化的状态彻底变得凝实起来,位于太一谷内的身躯终于正式的消失,然后在瞬间便从中州横跨而至,出现在了东州。
但下一刻。
强烈的昏眩感茫然袭来。
黄梓脸色一变。
“青珏!你又下药!”
“嘻!都怪夫君太迷人了。”
“你,你离我远点啊啊啊啊啊……”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