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 線上看-442. 她吃掉了劍冢分享

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我的师门有点强
小屠夫打着饱嗝,瘫坐在地上,眼睛眯着,显得格外的惬意。
她非常喜欢这种感觉。
吃饱了就歇一会,歇完了就继续吃。
小屠夫觉得这大概就是为什么有那么多生灵想要变成人的原因了,真的是太舒服了。
此时此刻,整个剑冢内,除了被插在最中间的三柄飞剑外,已经再也没有第二把飞剑了。
凡是有灵性的飞剑,则全部都被小屠夫吸干了剑上那一抹灵性,成为一把废铁——字面意义上的意思,也就比凡尘俗世自己打造的兵器锋利一点罢了,但对玄界修士而言,就是真正的废铁了,因为就连上面那些材质的特性都消失了。
而数百把没有诞生灵性的上品飞剑,也被石乐志以特殊手段逼出剑上的那一道浅薄的残留剑意——剑冢里的这些飞剑,全部都是藏剑阁这数千年里重新收集起来的飞剑,是花了不知道多少代人的心血重新培育起来的,所以每一柄飞剑上都或多或少的残留了几点原先持剑者在修炼过程里所诞生的剑道意志。
这也是为什么能够被送入剑冢的飞剑,才有了“剑选人”而非“人选剑”的说法。
但如今,这一切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藏剑阁数千来积累下来的底蕴,已经全部都被石乐志炼化后喂入到了屠夫的肚子里。
如今唯一剩下来的,便只剩最后的三把道宝品阶的飞剑。
小屠夫显然也是知道这最后的三柄飞剑的不好惹,因此才没有在进入这里后就先吃了这三柄飞剑。
石乐志有些感叹的望着剑冢内的最后三柄飞剑。
妙趣橫生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442. 她吃掉了劍冢展示
这三柄道宝品阶的飞剑,并不是石乐志所熟悉的那些剑宗名剑。
昔年剑宗一共有十柄至高无上的名剑。
分别是入道、惊鸿、忘川、归途、出山、天罡、地煞、伏羲、月影、阳冕。
这十把飞剑的来历非常特殊,有些并非是此界之物,有些牵扯到旧纪之事,有些则是由不可复制的巧合所诞生。
例如仙剑入道,传闻便与天庭有关,而且还是第一纪元时期的天庭,而非第二纪元的天庭。
当然,最早的时候,此剑也不叫入道,但具体叫什么名字,石乐志也不清楚,只知道剑宗曾有大能观剑后忽有所感,从而创出了一套威力强横的玄妙剑法,后来也陆陆续续有不少剑宗弟子在看到此剑后接连创出独属于自身的剑法,此剑才因此被称为入道。
后来最开始那位观剑顿悟的大能,也就是后来的剑宗宗主,便以此剑为基培养出了玄界史上第一位人灵。
这位人灵,便是剑宗的剑典秘录。
后来的试剑楼也是为其量身订做。
所以入道,才能成为剑宗十名剑之首。
忘川与归途,据说也与天庭有关,但具体怎么回事,石乐志并不知晓。
不过她知道忘川、归途、出山这三柄剑已毁,则是因为这三把剑乃是她的大师兄、大师姐以及她的本命法宝。
出山是她机缘巧合之下在洗剑池里淬炼而成,后来又经过无数岁月的打磨,最终才成了这么一柄继承了天道意志的仙剑,当然其中也免不了当时已成人灵的入道的一些帮助——例如,在天道法则的凝练和融合方面,没有入道的指点,石乐志的前身赵嘉敏,也不可能将自身的本命飞剑打造成具有大道法则的飞剑。
但很可惜,后来赵嘉敏斩出自己恶意邪念,并且自毁神魂时,也将出山碎了,所以才能够形成试剑岛。
可以说,试剑岛这个秘境的形成,就是包含了出山的天道规则。
其核心则是作为整个秘境中枢所在的邪念本源。
而忘川、归途也是毁在了赵嘉敏的手上——她将自己的大师兄和大师姐杀了,若非当时他们的本命飞剑被毁,又哪有那么容易死人。
至于天罡、地煞、伏羲、月影、阳冕,则并非此界之物,但具体是从何而来,石乐志并不知晓,她只知道这五柄飞剑似乎与第一纪元流传的万界有关。
不过这十柄飞剑,虽皆称仙剑,但其实也有上下之分。
前五柄,代表的是玄界的天道法则,因此也被称为天道五仙剑。
而后五柄,暗含了天地人三才与阴阳之道,所以也被称为天地人阴阳五仙剑。
之后,剑宗以天地人阴阳五仙剑为底,仿制出了五柄具有五行之一力量的飞剑,分以天金、玉木、碧水、业火、飞沙之名冠之,又称五行令。只是这五柄飞剑,具备的法则力量并不完整,所以无法称之为仙剑,只能以“道宝”冠名。
所以实际上,道宝之上的阶级,是仙宝。
而仙宝之上,才是人灵,取“物衍灵,灵性之存,为人之根,是为人灵”的意思。
玄界史上第一个人灵,是剑典秘录,也是入道。
赵嘉敏曾在入道的帮助下,成功淬炼出一柄仙剑,其中最重要的原材料,便是“修炼者的一半神魂与一半心血”。石乐志忘记了这些东西,但一些烙印在本能的行为,还是让她记住这件事的重要性,所以后来当她怂恿苏安然添加了这两份材料后,也才让恢复了赵嘉敏记忆的石乐志,拥有了更大的操作空间。
从而诞生了如今玄界的第二位人灵。
屠夫。
石乐志在剑冢里没有看到那些让她记忆深刻的仙剑:天道五仙剑她唯一不知道的下落的,是惊鸿。而按照她最后残存的记忆记载,天地人阴阳五仙剑里自她前身陨落时应该是留存在剑冢里,但如今却也不见踪迹。现在尚存的这三柄道宝飞剑里,有两把她不认识,想来应该是在她身陨之后才培养出来的。
就是不知道是剑宗培养的,还是藏剑阁培养的。
“先去拔左边那一把。”石乐志对小屠夫说道。
小家伙眼睛闪闪发亮,然后快速的跑到仅剩的三柄飞剑左侧那把边上,握着剑柄就试图将其拔出。
可这一次,却与之前的情况不同。
小屠夫并未能如愿的将这剑轻易拔出。
她,脱手了。
这导致小屠夫有些疑惑的望了望自己的双手,然后又望了一眼纹丝不动的长剑,眼眸里露出了怀疑人生的神色。
以她如今的实力,就算是本命境的淬体武修,稍有不慎的情况下都会被她把头拔出来,真正的做到尸首分离。
但这柄飞剑,屠夫却居然没能拔出来?
这让小家伙在自我怀疑了好一会后,眼里不由得流露出几分狠色。
她右手抓住剑柄,猛喝一声,然后开始用力拔剑。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最开始,长剑依旧纹丝不动。
但是伴随着小屠夫的身上开始散发出肉眼可见的猩红色气息后,长剑终于开始轻颤起来。且随着小屠夫身上的猩红之气越发浓厚,双眸也渐渐变得赤红起来,长剑的颤动也开始变得更加明显,甚至隐隐约约间,整个剑冢都开始晃动起来。
“咔——”
长剑所插入的剑冢地面,终于传来了一丝轻响。
这柄纯黑色的长剑,终于被屠夫拔离地面一寸。
但周围的动静,明显变得更加强烈了。
甚至就连周围的另外两把长剑,此时也开始颤动起来,似乎有脱离地面的迹象。
绝品飞剑,便已诞生灵智,且随着持剑者的成长和对外界的接触,飞剑的灵智也会渐渐成长,最终变得相当聪明,乃至拥有一些自主的能力。
且不止绝品飞剑。
玄界所有法宝只要诞生拥有自主意识的灵智,都可以算是最顶尖的绝品法宝。
所以修士们,习惯将此等法宝所诞生的灵智称为“器灵”。
而器灵只要继续成长,如修士那般掌握了天道法则,那么便可称为道宝。
道宝的器灵,不仅拥有自主意识,且还能够动用大道法则的力量,威力自然非同寻常。
小屠夫如此粗暴的拔剑手段,自然是惊醒了沉睡于剑内的剑灵。
一道如同雷光般的耀眼强光猛然从剑身上迸发而出。
若是其他修士,哪怕就算是地仙境,恐怕此时握剑的手也会被摧毁。
但屠夫并不在意。
雷光刚迸射,尚未真正的爆发出恐怖的威力,猩红色的血光就已经如同饥饿的狼群搜索到了食物一般,蜂拥而上的将这道雷光彻底撕碎,连带着还通过一闪即逝的某种能量通道,涌入到了黑色长剑的内部。
宛如被高温煮沸一般,黑色长剑的剑身顿时就泛起了几块红斑,且红斑还在迅速的扩散着。
有铁锈味浓郁的红色水珠,透过黑剑的剑身渗透而出,但却在剑身上凝而不散、聚而不落。
一滴、两滴、三滴。
十滴、二十滴、三十滴。
很快,剑身上的红斑就彻底染红了这柄长剑的剑身。
然后那密密麻麻的红色水珠,犹如一团奇特的脂料包裹着整柄长剑的剑身,并且开始向上蔓延——滑过了剑锷护手、滑过了剑柄,仿佛整柄长剑被浸泡在了红色的水池里。
长剑疯狂的抖动着,甚至时不时的迸发出一、两道雷光。
只是不知出于什么样的原因,这些雷光还没有最开始长剑的意识刚苏醒时迸发出来的那道雷光猛烈。
如果要做比较的话,那就是火苗与篝火的区别。
但这个时候,另一旁的两柄长剑,意识显然也彻底苏醒过来了。
两把长剑飞快的震动着,仿佛有一个看不见的人正在试图将这两柄飞剑拔出来一般。
“封镇!”
石乐志只斜了一眼这两柄长剑,眼眸阴冷,发出一声带有奇特的音节发音的话语。
但古怪的是,这奇特的发音却又能够让人清楚的知晓这个发音的意思。
剑冢内那由无数破碎的飞剑铺就的地面、小土坡,陡然间爆发出极为强横的剑气,这股剑气在石乐志的意志下,狠狠的镇压在了这两柄即将离地的飞剑上,强行将这两柄飞剑给摁了回去。
剑宗修建起的这座剑冢,最开始的本意是为了纪念那些死无全尸的剑修,所以才会将那些连尸体都找不回来的剑修所用的飞剑残缺碎片捡回,存放到这里,其本质意义等同于所谓的衣冠冢。
只是第三纪元人族和妖族之间的那场战争,实在太过惨烈了,结果收集着收集着,也就形成了后世闻名的剑冢。
后来剑宗的宗主才发现,剑冢内因为这些飞剑的碎片都或多或少的残留了一些剑修生前的执念,如此之多的执念彼此互相叠合,产生了某种谁也未曾预料到的变化:剑冢里无时无刻散发出来的某种磁场力量,能够从根源性上对存放于此的飞剑进行强化提升。
不过,为了防止这些飞剑出现不可控的意外变故,剑冢内部自然是布下了特殊的阵法。
石乐志此时采用的,便是以剑冢内的阵法力量对这两柄试图暴走的飞剑进行压制。
但藏剑阁找到的这个剑冢,毕竟是破碎的,所以纵然还能让石乐志运用剑冢本身的力量进行镇压,效果其实也不是特别明显。所以眼看着这两柄道宝飞剑似有脱困的迹象,石乐志只能转移力量,改为强行压制住其中一柄,放松了针对另一柄道宝飞剑的镇压。
“锵——”
利剑出鞘声响起。
这柄色泽较淡一些的黑色长剑,自行飞空,凌厉的剑气蓬勃爆发,气机瞬间锁定住了小屠夫。
“砰——”
一道音障被突破的猛然轰鸣,空气里甚至产生了一圈扩散开来气浪。
这柄飞剑,以超音速的速度直接袭向了小屠夫。
石乐志的眉头一挑。
心中也有了几分惊讶。
那把被小屠夫压制得死死的飞剑,石乐志认识,那是一柄获得了残缺雷印法则的道宝飞剑,在对付魍魉魑魅时才能真正发挥呼出道宝的威力,其他时候跟一柄绝品飞剑没什么区别。
这也是她让小屠夫先“吃”了这柄道宝的原因。
但另外两柄飞剑,石乐志就完全不认识了,所以在选择压制的方向只能靠蒙。
另一把的情况如何,她不清楚,但眼下这把脱困的,掌握到的法则显然是和风或者速度等方面有关,否则不可能有如此可怕的速度。
若是这柄剑的攻击目标一开始选择的是石乐志,石乐志还真没信心凭借苏安然的身体躲过这么一次必杀。
可很可惜。
这柄剑也不知道是沉睡了太久,还是因为其他的原因,竟选择了小屠夫当目标。
“轰——”
剧烈的轰鸣声,伴随着强烈的震动,震得整个剑冢都开始产生了剧烈的晃动。
一声声玻璃破裂的异响,在剑冢这个残缺的小秘境内显得格外的刺耳。
天空上,已出现了无数道裂痕。
“噗。”
受此震荡的影响,石乐志也不由得喷出了一口鲜血。
但血迹却并不是鲜红的,而是乌黑发亮。
石乐志的眼神,变得有些难看了。
她低头看了一下苏安然的身躯,此时苏安然的身上,已经出现了好几道裂痕。
这些裂痕并不大,都只有细微的几道而已。
不过这已经是一种征兆迹象,代表着苏安然的身体已经濒临极限了,若是再这么毫无顾忌的任由石乐志展示力量,那么苏安然这具身躯最终便会因为承受不住石乐志的力量而彻底崩溃。
“时间不多了,我们得赶紧离开这里了。”石乐志叹了口气,然后对着屠夫说道。
“咔嚓——”
一声脆响。
紧接着便是一股强横的气息横扫而出,直接将周围的烟雾彻底吹散。
之前这柄飞剑袭杀小屠夫时,竟是被小屠夫以牙齿咬住剑尖直接中断了飞剑的轰杀——若是修士如此做,必然也会被从飞剑上散溢出来的剑气绞碎脑袋,但屠夫显然是不惧这些的,反倒不如说,爆发散溢出来的剑气只是小屠夫的零嘴而已。
而此时响起的脆裂声,则是小屠夫直接咬断了这柄飞剑的剑尖。
那股强横的气息,则是飞剑上的天道法则气息崩溃散溢而出所形成的。
但这一切,对于小屠夫而言,都只是食物而已。
只见小屠夫张口一吸,便将从飞剑上散溢出来的剑气、剑意、天道法则气息,乃至飞剑上的灵性,全部统统不落的都吸进嘴里,随着被她嚼碎了的剑尖碎片,一起吞咽入腹。
“当啷——”
彻底失去了一切灵性的道宝飞剑,就这么摔落在地,成为又一件废铁。
另外两把道宝飞剑,挣扎得更加激烈了。
只是吞食了一柄道宝飞剑的力量后,小屠夫的实力显然又一次得到了新的升华提升,她压制住手中紧握着的那柄有残缺雷印法则力量的飞剑,明显更加轻松了。
不过数秒后,随着小屠夫的右手抬升,原本粘附在长剑的所有红水顿时开始凝缩。而当最终凝聚成一颗鲜红色的珠子后,这柄有着残缺雷印法则力量的道宝飞剑,顿时就随风消散了,而小屠夫则是一把拿过珠子,往自己嘴里一丢。
嘎嘣脆。
她眼里的红芒开始消退,但身上的猩红气息则并没有消失,而是趁着石乐志压制住剑冢内最后一柄道宝飞剑的时候,猛然化作一股红色的洪流,卷向了这最后一柄飞剑。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