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玄幻小說 九星之主笔趣-390 @華夏熱推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九星之主
一家川菜馆包房中。
荣远山正在跟夏方然、杨春熙闲聊着,叶南溪凑到高凌薇身侧窃窃私语着,桌上唯有一只小饿鬼,正在对着饭菜使劲儿。
“啧啧……”荣陶陶一边吃着,一边摇头赞叹着。
你看着辣子鸡,你看这水煮鱼,你再看看这鱼!香!肉!丝!
什么亲爹后爹的,那还能有这玩意亲?
荣陶陶拿着勺子,舀了一勺麻婆豆腐,在饭碗里拌了拌,“嗷呜”就是一口。
舒服了……
干饭人对这个世界的感知是很低的,荣陶陶并不知道,此时,两个聊天的小团队都时不时的在看向他。
在荣远山的面前,夏方然非常难得的夸奖了荣陶陶几句:“的确很英勇,说是视死如归也不为过。
他面对的可是不计其数的魂兽大军,而且还都是精兵良将,在最关键的时刻,他选择了冲上去。”
说着,夏方然一脸的感慨,自顾自的喝了一小盅。
“嗯……”荣远山沉吟片刻,也不由得叹了口气,“战场情况我都听荣阳说了,当时的情况的确很特殊,柏灵树女一族行动也比较迟缓。
这次事件给他造成的影响应该很大,麻烦各位教师的陪伴和安慰了。”
一番话语,说得夏方然面色赤红。
陪伴?安慰?
我安慰他啥了……
夏方然尴尬的抽了抽嘴角,面带羞愧,道:“他一直在雪燃军,我们也没帮上什么忙,而且这小子从没提过那件事。
心理影响大概率是有的,但是他并没有跟任何人交流过。”
闻言,荣远山颇为无奈的笑了笑。
他看了一眼狼吞虎咽的儿子,心中一声叹息,探手跟夏方然撞了撞小酒杯,而后一仰而尽。
一旁,杨春熙贴心的插话道:“放心吧,荣叔叔,后来淘淘就把魂珠镶嵌回来了,三个多月的守墙期间,阳阳一直陪伴着他,真有什么心里话,兄弟俩之间一定会说的。”
“呵呵。”荣远山的面容渐渐放缓,看着温柔优雅的儿媳,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叫我爸啊?”
闻言,杨春熙面色一红,稍稍低下了头。
荣远山看到这一幕,自顾自的说道:“老了,上岁数了,容易絮叨,春熙别在意。”
说着,荣远山口中吐出了一丝浊气,他转头看向了高凌薇,道:“你看到她了?”
这个世界上,成年男子往往才是承受压力最大的人,却也是最容易被忽视的人。
无论荣陶陶缺少什么,他都得到了众人的反应。人们或是怜悯、或是遗憾、甚至可能是幸灾乐祸,但无论如何,人们是有反应的。
但是,受到伤害的并非只有荣陶陶一人,荣远山同样也失去了妻子。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九星之主討論-390 @華夏相伴
然而在世界的“潜规则”默认之下,鲜少有人会去关注荣远山。
人们会认为成年男子就本该坚强,也本该有能力自己承担所有。
这的确是一件很操蛋的事情。
听到荣远山的问话,高凌薇正襟危坐,态度恭敬,轻轻点头:“是的,在陶陶盛开莲花、力竭昏死过去之后,我见到了徐女士。”
高凌薇抿了抿嘴唇,轻声道:“一只独特的雪行僧召唤了一枚规模庞大的天葬雪陨,对陶陶展开了打击报复。
当时我们距离陶陶很远,那是真正的生死关头,也就在那个时刻,徐女士出现了。她捏碎了那一颗巨大的陨石,也将陶陶捧在了掌心里。”
一旁,叶南溪听得目瞪口呆,凑到高凌薇的耳边,悄声道:“捧在掌心里?”
“嗯。”高凌薇悄声道,“我也被她收入了手心中,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还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向周围看了半天,才发现我躺在她的掌纹里面。”
叶南溪心中无比惊愕,以她匮乏的想象力,很难想象自己躺在一个人的掌心纹路里面是怎样的一番光景。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我妈是不是也那么恐怖啊?
想到这里,叶南溪就一阵后怕……
平日里,她可没少惹自己的魂将母亲生气。
嗯…好吧,自打她降生以来,似乎就一直在惹自己的母亲生气?
事实上,叶南溪不仅在想着母亲南诚,她还在想着另外一件事。
母女之间私下里交谈过,那一枚星辰碎片,南诚魂将希望通过合理的方式,寻找一个契机,让自己的女儿叶南溪继承。
所以此时的叶南溪思维非常发散,已经开始幻想着以后,会不会也变得那般强大……
叶南溪面色古怪,看着自己白嫩嫩的手掌,心中暗暗思索着:未来,我是不是也能将大薇握在手心里,镶嵌在自己的掌心纹路之中呢?
呃,应该不会吧?
淘淘有那么多莲花瓣,也没见他能变成巨人啊?
每一个至宝,应该都有其独特的功效?
“她的状态怎么样?”荣远山轻声询问道。
有些信息是荣阳提供不了的,而高凌薇作为唯一一个亲身经历者,才是正确的询问目标。
一时间,高凌薇犯了难,轻声道:“荣叔叔,说实话,我看不出来,我……”
高凌薇顿了顿,组织了一下语言,这才开口道:“我甚至都无法看全她的面部。她的一只眼睛就能遮盖我的整个世界。
我想,那应该不是徐女士的本体,而是一种霜雪化身,她的面部应该是没有五官的,只有轮廓,她也未曾说过任何话语。”
荣远山默默的点了点头,突然开口道:“你可以叫她徐阿姨。”
高凌薇张了张嘴,迟疑片刻,这才点了点头。
她轻声道:“徐阿姨离开前,摸了摸陶陶的脑袋,只不过,嗯……我能感觉出来,她已经尽量小心了,但是我和陶陶依旧都被推翻在地。”
“呵呵。”荣远山突然笑了,而且那笑容非常的温暖,似乎是想起来荣陶陶刚刚诞生时,妻子伸出手指,轻轻点儿子鼻尖的模样。
“不说了,喝酒。”荣远山转头看向了夏方然,再次拿起了酒杯,“此次出国比赛,希雅之行,还要麻烦夏兄。”
“好说,好说……”夏方然连连回应着。
“当~”一声轻响,那是饭碗敲在桌子上的声音,吓了夏方然一跳。
夏方然手中的小酒盅本来就小,里面的酒都撒了一半。
什么都不知道的荣陶陶,将饭碗拍在了桌子上,一副豪情万丈的潇洒模样:“我还能吃十碗!”
夏方然忍不住咧了咧嘴,道:“那你可真棒呢~”
身侧,杨春熙拿起白酒瓶,默默的给夏方然斟满酒。
“好家伙,一滴都不能少呗?”夏方然看向了杨春熙,打趣道,“这回看出来谁跟谁是一家人了。”
杨春熙面色晕红,笑着瞪了夏方然一眼。
相比于荣远山来说,显然,她是敢瞪夏方然的……
一旁,叶南溪拾着高凌薇脖颈上的细银项链,揪了出来,看到了那藏在衣物里的小小吊坠。
叶南溪一手捏着魂珠,好奇的问道:“他送你当吊坠的是什么魂珠啊?”
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九星之主討論-390 @華夏展示
“大师级,雪月蛇妖。”
“呀~”叶南溪笑呵呵的说道,“早知道我就带他去贵一点的品牌店了,这项链配不上这魂珠哦?”
荣陶陶一脸难受的坐着,众人三三两两的闲聊,根本没人搭理他……
我可是即将为国出征的华夏健儿!我已经沦落到连饭都不给吃的地步了吗!?
荣陶陶:“服务员~”
杨春熙突然开口道:“差不多了,别吃了。”
荣陶陶面色一苦:“啊……”
服务员打开房门走了进来:“你好?”
杨春熙笑着道:“麻烦您再帮我们拿一盒餐巾纸。”
“好嘞~”
荣陶陶:“……”
……
酒足饭饱、宾主尽欢。
怀揣着父亲荣远山的勉励,以及叶南溪满满的祝福,师生几人被护送到了官方指定的酒店之后,终于和两人分离了。
只是临别时,叶南溪开着她那四四方方的黑色豆腐车,从玻璃窗里探出了脑袋,开口喊道:“记得多发围脖,而且我回你了之后,你要跟我互动!”
荣陶陶站在酒店院门口,一边摆手,也是一脸的无语。
好家伙,还有自己主动要排面的……
我那围脖得有半年没上了,还有人关注么?
荣陶陶是真的傻了,有人关注么?当然有!
不仅有!随着世界杯的临近,热度蹭蹭的往上窜,他那围脖热度同样疯涨,那真叫千万粉丝无家可归,为了避免房塌,在老旧楼房中四处修补。
而荣陶陶的那一篇文章《我来自雪境》,简直是Carry全场,起到了“承重墙”的作用!
让荣陶陶那久不打理的楼房,依旧稳稳的伫立在原处,也有越来越多的“荣耀军”入驻这幢居民楼。
夏方然一听叶南溪这话,嘿嘿一笑:“放心吧,我盯着他呢,一定发。”
荣陶陶:“……”
叶南溪这才对高凌薇摆了摆手,一脚踩下了油门,扬长而去。
荣陶陶满脸幽怨的看着夏方然:“你答应的倒是快。”
一旁,杨春熙却是开口道:“别忘了你来参加世界杯的目的和意义。”
“嗯…倒也是。”荣陶陶颇以为然的点了点头,一边跟着教师们进入酒店,一边拿出了手机,点开了软件。
啧…还得更新版本呐~
杨春熙正在办理入住手续,荣陶陶却是一声轻叹:“嚯~!”
他盯着手机屏幕,眼中可谓是一片火红!
这要是让老股民看到,恐怕当场就能心花怒放,喜极而泣……
除了红色的点点点,就是红色的99+。
“这都是啥啊?”荣陶陶点开私信,由于他之前设置过,所以私信的数量是相对最少的,他差不多能看得过来。
不过即便如此,那数量也是很可观,在这里,荣陶陶找到了一个藏在脑海记忆深处的人——戴流年。
那个华夏总台主持人,一直播报荣陶陶比赛,跟着他打完全国大赛的男主持人。
要不说人家能当华夏总台主持人呢,这股执着的劲儿……
我不回你了,你就歇一歇,或者换个方式联系我啊?
就硬联系!?
一时间,荣陶陶的心中竟然充满了负罪感,把自己想象成了一名高冷女神,面对某人的热烈追求,从始至终都没有半点回应。
“荣陶陶,极夜到来了,也不知道你在北方雪境是否安好。我通过多方了解,知晓你不在学校,很可能是去三墙范围了,祝你一切安好。”
“荣陶陶,通过联系一名松江魂武教师,我确切知晓了你已经身处三墙。
请务必照顾好自己,你是华夏双人组别的雪境独苗,也是当之无愧的新一代领军人物。
愿你能战胜这漫长的苦寒与黑暗,再次进入大众的视野时,依旧心中藏着热血、眼中写满执着。”
“淘淘,世界杯就要来了,但北方雪境的情况远比人们想象的恶劣,没有丝毫好转的迹象。
你会来参赛么?
或者…你会坚守在那遥远的苦寒之地,于黑暗中死守着那一方城墙?
热爱一方土地的方式有很多种。无论你做出怎样的选择,我想,我们都会尊重你的。
你说你来自雪境,来自一个梦想破碎,和梦想升起的地方。
如死守城关,愿你的梦想不破碎。如走出城关,愿世人同我一起,见证它徐徐升起的模样。”
“淘淘!我听说你出现在了松江魂武大学!你要来了,对吗?你要走出雪境,前往希雅了,对吗?”
私信在六月份戛然而止,荣陶陶的手指也是僵在了屏幕上。
他从未想过,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这样一个人,在他不知道的地方,默默的关注着他,关怀着他。
又或者,戴流年只是一个代表,同样还有很多人,在关注着、期待着他的消息。
“你怎么了?”身侧,高凌薇看着面色复杂的荣陶陶,不由得凑了过来。
“喏。”荣陶陶将手机递给了高凌薇,高凌薇的面色也是愈发的复杂了起来。
她观看了许久,轻声道:“回他一句吧。”
荣陶陶想了想,道:“或者,我可以回所有人。”
“嗯。”高凌薇轻轻地点了点头。
荣陶陶的手指在屏幕上点着,编辑消息,发送~
“嗡嗡……”高凌薇兜里的手机一阵震动,显然,她特别关注的人,时隔半年终于发消息了。
与此同时,开车回家的叶南溪,那扔在副驾驶的手机一声轻响:“咚~”
松江魂武校食堂中,焦腾达正闷头吃面,伸手从兜里掏出了手机。
有趣的是,食堂中跟焦腾达一样动作的学生,竟然还有很多……
“养人
刚刚来自稻谷C8500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听说,希雅和桂冠更配哦?
@华夏”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