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g5su精华都市小说 神遊諸天虛海-第666章明明是過去犯的錯,憑什麼要我這未來身來承擔?-h1fmz

神遊諸天虛海
小說推薦神遊諸天虛海神游诸天虚海
打不过就加入嘛,这没什么好惊讶的。
毕竟莽金刚同志又不是什么对生活极度偏执的疯子。
本身也没什么类似“你喜欢的世界不是我的世界”,“你给我的生活不是我想要的生活”之类的思想充斥。
也不是那种明明可以用人情世故,用讲道理来解决,却偏偏一味偏执自我,刚愎自用,最后自己把所有事情都搞得一团糟,还要说“一切都是世界的错”的那种的白痴!
为了生活,即使自己是“一切时空永恒大自在的彼岸者”,过的圆滑,圆润些,真一点都不磕碜。
眼瞅着自己开辟的新纪元快成夕阳产业了,现在不想着赶紧转移自己的优质资产,变卖自己在新纪元的产业,赶紧跳船,然后跳到林青所主导的另一条时间线上,难道还打算抱着“理想”溺死的时光大河里?
莽金刚都多大的人了,哪里还有那么幼稚的想法?
更何况自己家大业大,不算东西昆仑里的那一大帮子人,人间还有好多的“至交”在等着自己渡出苦海呢!
魅影文森特的奋斗史 红领巾
这么大的家业,在某种程度上就是十足的重担,全压在莽金刚的肩膀上。
饶是他三头六臂,挑担世界都形如微尘,但如此压力也由不得他去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至于他如此的不要面皮会不会被其他彼岸者笑话……
开玩笑!
想他莽金刚从修行武道伊始,就是靠着“软饭硬吃”这一技能横扫寰宇,就算是最后证道彼岸,也是靠着自家媳妇在后面出谋划策,替他扫清首尾,联系各路对自己怀有善意的彼岸者,最终才致使他奋起元神,行那无悔一刀,一刀斩断六道轮回,是是非非,万象森罗。
也是一刀绝了自己和那位“丈母娘”之间的恩怨纠葛,一刀彻底断绝自己和第一代瑶池金母之间那万般横流的“因”!
要说面皮,莽金刚早就没了,有什么好在意的?
而且跟着眼前这位干,也并不是死路一条啊……
想那三千大罗共聚玄冥真武之宫。
彼岸花 小說
其涛涛大势,能把他们这些“前浪”活活拍死在沙滩上面!
现在如果跳到林青的船上,他莽金刚一样能混上个如“元始天王”,“浮黎天尊”,“紫虚昆仑真尊”之类正规军的身份尊号,也一样是能在崭新的诸天万界里混得风生水起,好不快哉(・∀・)。
毕竟作为彼岸者,马甲万万千千,小号无数,横跨无间时光,都只不过是常规操作。
只要情况适合,他随时可以注销大号,然后把所有资产都转移到小号那里,顺带转变自己的阵营,及时跳反。
这些最常规的操作发生在彼岸者身上,真是一点都不稀奇。
只不过突然想一想,自己为了一己之私欲,一不留神就把那群前浪的彼岸“战友”们给当场献祭了……
呵呵呵…投影于在这条时间线,只有一层淡淡人影轮廓的“莽金刚”一想到那般情景,突然间就难忍着心底涌动的“悲伤”,现在特么就好想多吃两大盆米饭来犒劳一下自己!!
无言之间,自有无形的默契。
根本不需什么天地契约,也不需道果誓言之类的玩意儿。
默默无语间,莽金刚就已因为自家的“利益”,心甘情愿的和林青这厮谈拢好了自己“弃暗投明”的价码。
而林青也一样是闻弦知雅意,轻轻一抖衣袖,浓厚的黑袍铺散,似是遮掩住了至高之上苍苍茫茫三重帷幕所有秘密,也亦是在同一时刻覆盖时光岁月流逝,倾覆无边庄严时空不住变幻。
隐约间唯有如“他们可是我异父异母的嫡亲兄弟,血浓于水啊!我怎能出卖他们!”,“我莽金刚最是急公好义,江湖楷模,怎能做这等不要脸之事情”,“除非你加钱……”等等细微不可闻的碎屑之音悄然流出,但转瞬间就已被碎灭于时光深处,永远无人可再拼凑出来。
时光不知过去多久,“莽金刚”终于是一幅把自家“战友”卖出了一个上好价钱的模样,神清气爽的从林青拉扯出的黑幕中,与林青把臂而出。
他一面认真仔细的将“五莲太元经”和“太元圣剑”藏于衣袖,一面又如苍蝇般搓手不止,满脸堆笑地朝着林青嘀咕。
“真武道友啊,正所谓“帮人帮到底”,之前的事情咱们翻篇不提,但这事你都已经做到这份上了,看来也不差最后一哆嗦,那你就再帮帮我如何?”
“这~不太好吧”林青心底暗暗诽谤。
这可岂是不好,自己在高岸上吃瓜多好,真要是插手进元始天尊家里的家务事,一不留神就要被别人吃瓜了,那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但莽金刚同志是何等的厚脸皮,连“软饭硬吃”这一技能都不知被他点到了何等层次,他哪里会在意这一点点的小尴尬?
转眼就自顾自的往下忽悠道:“据我当时所在的那条时间线,“屠鸡”她再过几个轮回世界就应该受到了真定那贼秃的蛊惑,加入了“仙迹”,并且是继承了“玉鼎真人”之名。”
“唉~当时到底是太年轻了,继承了“玉鼎”师叔之名,无非就是得了几招几式上古时代的剑招法理而已,说穿了一文不值。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虽在纪元末法大劫之前能多少得些玉鼎师叔的气数,能使其平稳证得“法身”,但这也就基本到头来了。唉~一步错步步错啊……当时我到底是吃了什么样的猪油,才把心给蒙成那样?”
说道这儿,饶是以元始金刚的厚脸皮也是有些说不下去了。
这要他怎么往下讲?
“承我之名,担我之果。”这句话或许在其他的多元时空,诸天世界里并非绝对,但在这一方诸天万界之中却成了一种难以诉说言明的可怕禁忌!
尤其是彼岸者发明了“大背锅之术”后,更是将这句话的内在涵义拓展到了一种无可比拟的位置。
江芷薇她既然继承了“玉鼎”之名,又在登顶法身层次时,得到了玉鼎师叔的气数加持,那自然就和玉鼎的因果相缠,剪不断理还乱。
到底还是当时太年轻,莽金刚压根就没有想到玉鼎师叔根本没死这一可能,就想着能让屠鸡多学几套传说层次的剑法,大大的拓展视野。
据他有限的神话知识,他就在猜测玉鼎真人早早的就陨落在中古天庭堕坠之后的诸般浩瀚大劫里面了。
毕竟自从中古纪元天庭堕坠之后,魔皇坐化,万佛共陨,三清消失,佛魔乱世,妖乱大地,人皇革鼎,彼岸者掀起的大劫一重接着一重,失去了元始天尊庇佑的玉虚十二金仙纷纷消亡,不论是谁陨落了都一点不稀奇。
可谁想玉鼎师叔借助彼岸神兵“绝仙剑”熬过了中古诸般大劫,在末法成为了他在末法时代的护道者之一。
这下莽金刚同志是彻底麻瓜了。
如不将玉鼎师叔搬开,江芷薇无论如何都不能证道。
但手心手背都是肉啊。
从苏醒之后,玉鼎师叔就提着“绝仙剑”为自己冲锋陷阵,陨落了都不止一次,依旧不改初心!
如此大恩,就算不为小师弟着想,他难道还能提着霸刀把玉鼎师叔给一刀砍了,然后以此来给江芷薇让位?
他是想做一个不表态,不抗拒,不回应的渣男,但当一个渣男和他的人品没什么关系,他是真的下不去手啊。
所以这一切都是真定那厮贼秃的错!!
官场茶壶风暴全揭密:女市长 中原听雨
明明是过去犯的错,凭什么要他这未来身来承担,这特么不是胡扯嘛?
“道友啊,这件事无论如何你都要帮忙一下。我看“神话”那边就很好,你就帮忙接引一番可否?”
林青:“呃(~_~;)”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